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击突兵 >

HEMA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后击突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欧洲历史武术(Historical European Martial Arts),简称HEMA。广义指历史上起源于欧洲的武术系统,狭义是指那些已然失传或者演化成多种现代体育形式,后人通过历史文稿以及资料记载

  而成的武术系统。同时也可以作为“从原始教材中重新构筑这类武术,并加以学习,练习以及进行对抗,乃至进行地区以及国际比赛”这一类活动的总称。

  囊括内容有徒手、匕首、长剑、武装剑、砍刀、迅捷剑,剑盾、斧锤、长柄武器、军刀等常规及非常规器械,甚至部分农用器具等。在现代HEMA赛事中,以长剑、刺剑和匕首,剑和小盾,军刀最为常见。比赛时选手身着护具,器械使用无刃、卷头、弹性优秀的安全钢制武器。平时练习则以钢制器械为主,尼龙木质海绵等武器为辅

  欧洲历史武术(Historical European martial arts),简称HEMA。广义指历

  已然失传或者演化成多种现代体育形式,后人通过历史文稿以及资料记载重构而成的武术系统

  “从原始教材中重新构筑欧洲历史武术,并加以学习,练习以及进行对抗,乃至进行地区以及国际比赛”

  由于从古典时代流传下来的武术文稿少之又少(诸如古希腊摔跤或是角斗士战斗技术等),大部分现存的武术教材或者战斗手册都只是集中于中世纪晚期到现代早期的时间段。鉴于以上原因,欧洲历史武术的范围主要集中在公元1300年到公元1800年这近500年的时间内。从中世纪末文艺复兴时期在德意志以及意大利满地开花的兵击流派,到在17和18世纪于西班牙,法兰西,英格兰和苏格兰等地涌现的兵击学派,乃至19世纪诸如古典击剑,甚至以巴顿术为代表的早期混合流派,广义上都属于欧洲历史武术的范畴。除此之外,诸如民间摔跤或者传统杖术对战这种一直流传到19世纪以及20世纪早期的传统或者民俗技艺也包含在内

  该词偶尔会被美国人使用,其从更广的含义上把现代和传统的技艺均涵括在内。

  在中世纪晚期,由于长剑(longsword)在诸多器械中乃是荣誉的象征,所以武术系统中的剑术体系有时也会以

  “欧洲历史剑术”( historical European swordsmanship —HES)

  该词特指现代的欧洲历史武术重构活动从1890伊始,并于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出现了系统的练习方法

  英语中的“fence”最早的意思是“the act of defending”,意思

  即“防御的行为”,从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古法语的“defense“,再往前能找到源头,拉丁语里面的“defensa”。其均有御身免害的意思,在德语里的类似词藻是Fechtschule。严格来说,fence没有与任何特定武器相关联的意思。

  由于在近代化的过程中,在欧洲冷兵器的地位每况愈下,原来的器械武术也萎缩到只有刀剑杖等为数不多的技术苟延残喘,并最终渐渐运动化,演变成了今日的运动击剑(sport fencing)。Fence应用的领域也逐渐收窄到对应场合,故当下大众将fence翻译为“击剑”不无道理

  然而随着HEMA的逐渐兴起,欧美除运动击剑以外的对抗也逐渐浮现,而且内容也不局限于刀剑(有完整规则化竞技还是以刀剑为主),还包括枪矛杖棍以及固定器械类对抗,描述时也是用fencing,或者historical fencing,(很多对抗甚至在兵击中脱开器械)但就其涉及范围而言,historical fencing里面的内容无法以简单的“历史击剑”所概括,为了方便大众把其与运动击剑区分,兵击同fence一样可以广范围涵盖。

  除了一些古希腊摔跤手册的残片( P.Oxy. III 466)以外,目前已

  的武术手稿,然而在中世纪文学作品里面,诸如萨迦以及一些以中古高地德语记载的史诗等,记载了特定的武术行为以及军事知识;此外,贝叶挂毯和摩根圣经等历史艺术画作里面也描绘了以各种武器作战的场景。

  有些研究者尝试通过上述材料以及实际试验的方法重构古希腊或是角斗士的作战方法,然而这样的重构相比那些基于实存指导手册重构的武术要不靠谱得多

  ,又称瓦尔普吉斯剑典(Walpurgis Fechtbuch)或者高塔剑典(Tower Fechtbuch),其可以追溯到公元1300年,乃是现存最早的剑典,记载了剑和小盾(buckler)的战斗技巧

  ,然而他授徒的事迹在14世纪晚期的3227a手稿被首次提及。自15世纪到17世纪,为数不少的兵击典籍得以出版,其中有百数本乃至更多都描述了自理查德纳尔流传下来的技巧。

  当然,各种兵器其战斗技巧的教授也是并驾齐驱,比如摔跤,匕首,德式砍刀(messer)或者达塞克弯刀(dussack),四方棍(quarterstaff),长杆武器(pole arm),长剑以及着甲对战等。从徒步到骑乘战斗一应俱全。有些兵击典籍还有决斗盾(dueling shield)的专门章节(某种只用于司法决斗的特殊武器)

  等,都有讲授理查德纳尔的教学内容。在15世纪后期,出现了击剑兄弟会(Fechtbruderschaften),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圣马克兄弟会”(Marxbruder, Bruderschafe des heiligen Marren 或者Bruderschaft des St. Marco,成立于1474)和“轻剑客”(Federfechter,约成立于1570)

  法国——在公元1400年左右,在勃艮第有本叫《战斧之艺》(The Play of the Axe—Le jeu de la hache)的兵击典籍

  ,受雇于迪·费拉拉侯爵(Marquis di Ferrara)。在1407年和1410年之间,菲奥雷在名为

  的教材里收录整理了各种格斗技术,包括擒拿,匕首,武装剑(Arming sword),长剑,长杆武器,着甲战斗和马上战斗等,而意大利兵击技艺则由

  英格兰——现存的三部英格兰剑术典籍(在西尔弗之前)其内容均含糊晦涩,而且亦难以确定时代,目前大众普遍认为其是出现于15世纪下半叶左右

  纪,出现了对以前剑典里技术的汇编概况,其中一些被印刷出版。其中尤为著名的人物有

  同时,德意志兵击出现了运动化趋向,保罗斯·赫克特·迈尔和约阿希姆·梅耶继承了旧时代理查德纳尔的技术,然而他们都发展出了各自独树一帜的特点。

  的两本教典作为开端。其里面泛泛地记载了上个世纪多种多样的骑士武艺。自剑和小盾到剑和匕首,单剑到双手剑(two-handed sword),长杆武器到摔跤(曼佐里奴的教典里没有摔跤章节)等不一而足。16世纪早期的意大利兵击资料体现了那时武术家们的多才多艺。

  直到16上世纪中叶,长杆武器,除匕首以外的副手武器以及披风都渐渐淡出了教典。在1553,

  四个架式(guard)的人物,该四个架式成为了意大利兵击体系里面的中流砥柱,并一直为后世所沿用。

  自16世纪晚期开始,意大利刺剑(Rapier)兵击在整个欧洲广为流行,其中比较知名的教典出自

  Fechtende adelige Studenten um 1590

  这样的理念尤其在西班牙得到长足发展,其所谓“至高之术“流派(La Verdadera Destreza,即“(剑术的)真正之艺”)就是基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和科学原则,和中世纪传承下来的传统“庸俗”技巧大相径庭。其中赫赫有名的大师包括

  赫罗尼莫·桑切斯·德·卡兰隆(Jerónimo Sánchez de Carranza,“至高术之父”)

  以及路易斯·帕切科·德·纳瓦埃斯(Luis Pacheco de Narváez)。而希拉尔德·蒂博(Girard Thibault)则是深受此等理念影响的荷兰大师

  在法国,兵击学派逐渐自意大利的根基中独立出来,发展出了自己一套术语,规则和教学系统。巴洛克时期的法国兵击大师包括勒·佩舍·杜·库德雷(Le Perche du Coudray,西拉诺·德·贝杰拉克(Cyrano deBergerac)之师),贝斯那(Besnard,笛卡尔之师),弗朗索瓦·当西(François·Dancie)和菲利贝尔·勒·图什(Philibert de la Touche)。

  纪的剑术被萨尔瓦托·法布里斯所主导,其在1606年的著作《De lo schermo overo scienza d’arme》影响力之大,除了意大利本土以外连德意志也深受影响,乃至于

  。法布里斯后的意大利大师就是尼古拉德·吉冈堤(Nicoletto Giganti),里多尔福·卡波·费罗(Ridolfo Capo Ferro),弗朗西斯科·阿尔菲耶里(Francesco Alfieri),弗朗西斯科·安东尼奥·马尔切利(Francesco Antonio Marcelli)和邦迪·狄·马索(Bondi di Mazo)

  和专业兵击大师乔瑟夫·史威特南。而英语动词”Fence”则首次出现在莎士比亚的作品《温莎的风流娘儿们》里

  word)为主的法式兵击逐渐发展成了以花剑(foil)为主,后者源于小剑兵击的练习武器。

  到了1715年,差不多整个欧洲里的刺剑已经大部分被更轻的小剑所替代,然而刺剑技艺仍然有所流传,比如在唐纳德·麦克贝恩(Donald McBane),P. J. F. 吉拉德(P. J. F. Girard)以及多米尼科·安杰洛(Domenico Angelo)其教典中就有涉及

  在18世纪,法式兵击学派成为了整个西欧的楷模。乃至于多米尼科·安杰洛,这位在英格兰任教的意大利籍大师在1763年用法语出版了其著作《LEcole des Armes》, 该作品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在接下来贯穿拿破仑时期的50年内都成为了标准兵击教学指南。安杰洛的著作其影响之大乃至其被狄德罗(狄德罗)编撰的《百科全书》收录到“Fence”一词的栏目顶上。

  术分化成了现代运动和实用派两大板块,后者依然保有了其原来的军事意义。按照后来的分类来算,剩下来的只有刺刀近战技术,军刀技术,骑枪技术和水兵刀技术。

  除去以带刃武器的兵击外,19世纪的欧洲对抗运动还包括拳击(比如法国的萨瓦特踢拳Savate),各地各种各样的乡间摔跤,还有各异的棍术对抗。

  击剑在19世纪蜕化成了纯粹的运动,然而决斗依然在贵族和军官中盛行,然而后者逐渐随着社会进步招致了越来越多的不满,至死方休决斗用的武器也渐渐从刀剑转成了手枪

  棍术对抗的流派包括拐杖术(包括爱尔兰巴塔棍术和席雷拉棍术,法国杖术和英国的护手单杖术等)以及巴顿术(一种结合了20世纪初流行甚广的东西方学派的早期混合武术)。一些现存的欧洲棍术对抗能追溯到19世纪师徒相传的年代。比较有名的例子包括法国杖术,葡萄牙棍术以及意大利西西里棍术等在19世纪以及20世纪早期,葡萄牙,法国和意大利军事学院曾采用了棍术里一些技术作为刺刀课程的准备训练以及刺刀技术的开发

  如果说存在区别于现代运动和实用派这两大板块的第三板块的话,很可能就是所谓“民俗技艺”了,其中大部分都是乡野摔跤。而1896年的首个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则吸纳了古典式摔跤(Greco-Roman wrestling)作为其中一种项目,此后自由式摔跤在1904年也正式成为项目之一。

  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掀起了尝试重新构筑失落的欧洲武术系统的运动。该运动由一位英格兰的人物所领导:

  赫顿在多米尼科·安杰洛建立的学院里学习击剑,随后在1862年,他随军队驻扎印度时组建了卡梅伦击剑俱乐部(Cameron Fencing Club),并为此整理了他第一份作品:一本12页,标题为“剑术”的小册子。

  于1865年自印度回国后,赫顿把精力放在学习以及复兴古时候的兵击系统学派。在19世纪80年代,他在附属于伦敦步枪旅军校的一家俱乐部里辅导学生们研习“古式剑术”。在1889年,赫顿出版了他最为影响深远的著作《冷钢》(Cold Steel)—这是一本实战向的军刀教典,并讲述了历史上军队徒步作战时的军刀用法,同时结合了18上世纪英格兰单刃剑和意大利决斗军刀的部分。

  赫顿的主张开启了复兴时代的先河,其主张练习以前的兵击模式,以及重构数位历史上著名大师的学派和系统,包括乔治·西尔弗和阿基勒·马洛佐等。在19世纪90年代,他和同僚埃杰顿·卡斯尔(Egerton Castle)进行了数次实际对抗演练,既是为了给军事慈善筹款,同时也是作为给兵击竞赛寻找赞助的临时方法。展示主要在沐浴俱乐部(Bath Club,20世纪伦敦的一家绅士俱乐部)进行,而筹款活动则在盖伊医院举办

  姆队长(Carl Thimm),西里尔·万丰上校(Colonel Cyril Matthey),帕西·劳特队长(Captain Percy Rolt),欧内斯特·乔治斯滕森库克队长(Ernest George Stenson Cooke),弗兰克·赫伯特·威尔托队长(Frank Herbert Whittow),埃斯米·贝灵哲(EsmeBeringer),弗雷德里克爵士(Sir Frederick),以及怀特·赫里斯·波洛克(Walter Herries Pollock)

  在欧洲其他国家也有人开始了着手进行类似赫顿的工作,但本质上比起实效更注重其学术理论。在德国有研究古德式学派的卡尔·华思曼多尔夫(Karl·Wassmannsdorf)和古斯塔夫·赫索尔(Gustav Hergsell),后者把汉斯·塔尔霍夫著作教典中的三本重新印刷了出来;在法国,则是对《Academie DArmes circa 1880-1914》进行整理;同时,意大利的雅各布·杰利(Jacopo Gelli)和弗朗西斯科·诺瓦底(Francesco Novati)摹写了菲奥雷·迪·利贝里的《战场之花》。另外,朱塞佩·切里(Giuseppe Cerri)的书《on the Bastone》则是从阿基勒·马洛佐的双手剑章节汲取了灵感。勒归拿男爵(Baron Leguina)整理的西班牙剑术参考书目迄今也是最为标准的参考材料。

  学者—才能接触到教典材料,因而对欧洲历史武术的探索很大程度上也只是停留在学术理论的层次。1972年,詹姆斯·杰克逊(James Jackson)出了一部书叫《伊丽莎白时代的三本兵击手册》(Three Elizabethan Manuals of Fence)。书里再版了乔治·西尔弗,和贾科莫·迪·格拉西(Giacomo di Grassi)以及文森尼亚·萨维欧罗(Vincentio Saviolo)的作品;1965年,马丁·威尔逊(Martin Wierschin)整理了德意志兵击手册的参考书目,西吉蒙德·瑞恩格克的教典以及一系列专用术语,并直接导致了1985年由汉斯·彼得·休斯(Hans-Peter Hils)所出版的《约翰尼斯·理查德纳尔的长剑艺术》(Meister Johann Liechtenauers Kunst des langen Schwertes)这本书的面世

  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帕特利.J.普格利斯(Patri J. Pugliese)开始对历史教典进行影印并上传给了网络上的其他团体,该举刺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1994年,汉墨提兹论坛(Hammerterz Forum)崛起,其全部内容都是与剑术史相关。

  亚乃至整个英语圈内遍地开花。这些团体都是致力于尝试以各种训练方法重新构筑起欧洲历史武术的体系。尽管其关注的部分大多集中于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然而也有向19乃至20世纪早期武术家们学习的团体,该部分的武术系统也被重新搭建了起来,学习对象包括爱德华·威廉·巴顿·怀特(Edward William Barton-Wright)—巴顿术之父

  世界上多个HEMA学校和研究院的创始人们发起了意大利兵击大师其技术的重构运动,知名人物及其相关机构有Schola Gladiatoria的Matt Easton和FinlandsSchool of European Swordsmanship的Guy Windsor等等

  Englands Renaissance Sword Club的Rob Runacres则研究16世纪和17世纪早期意大利剑术形式以及其对法国技术的影响。

  意大利本土则有Sala dArme Achille Marozzo该团体研究意大利传统技艺,其中包括波伦亚体系,Luca Cesari和 Marco Rubboli主攻的中世纪意大利武术,以及Alessandro Battistini主导的佛罗伦萨传统体系(Florentine tradition)

  对荷兰的传统武术则由Reinier van Noort带领,他同时也涉猎17世纪的德意志和法国武术记录

  几名研究者就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至高之术”及其先驱《Esgrima Comúm》的武术理论和实践对抗进行探索,其中比较著名的人物有Asociación Española de EsgrimaAntigua的Alberto Bomprezzi,the Sacramento Sword School的Mary 和Puck Curtis,以及西班牙加里西亚HEMA联盟Galega de Esgrima Antigua的Ton Puey。AGEA Editora公司旗下由Manuel Valle Ortiz带领的团队则出版了“至高之术”和相关常用兵击教典其翻译及评述的作品。

  以Jens Peter Kleinau 和Martin Enzi为代表,对

  ol的Roland Warzecha和Ars Gladii的Herbert Schmidt两位均是研究I.33兵击教典的执牛耳者。

  与此同时,Australia’s Stoccata School of Defence的Paul Wagner和Stephen Hand其学术方向则不限门别,乔治·西尔弗的作品,英国皇家军械馆里的I.33手稿,大盾的使用方法考证,文森尼亚·萨维欧罗的刺剑技巧,到苏格兰高地阔剑等等都有囊括

  Christian Henry Tobler则是最早研究德意志剑术学派的人物之一

  早期HEMA相关的出版物则包括Terry Brown,John Clements和Christian Tobler的书籍。在2003,Stephen Hand则整理收录了这些相关学术论文,并把总集命名为SPADA,并随后在2005年推出了第二卷。自2005年上下开始,全球HEMA相关的书目出版量大幅增加。

  已经开始在意大利组织年度锦标赛。后来因为参加人数不断激增,在2011年又把其分割成了两个独立的赛事:民武春季赛和军武秋季赛,同时也带领意大利各地的HEMA俱乐部组建成了一个大联盟。民武的器械包括单剑,披风和剑,剑和匕首,以及剑和小盾。军武的且则包括双手剑,矛,盾矛,剑和塔奇盾,剑和圆盾等。其民武锦标赛乃是当今世界HEMA最盛大的赛事之一。

  而自1999年后,数个HEMA小组在美国举办了西方武术研讨会(Western Martial arts Workshop—WMAW)。

  The Association for Renaissance Martial Arts (ARMA)

  的组织Historical Armed Combat Association (HACA),把来自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HEMA研究领军人物汇聚一堂,举办了首届国际剑术座谈会(Inaugural Swordplay Symposium International)。在2003年后,ARMA每隔两三年都会举办国际聚会。

  而2001年后开始,以菲奥雷技术为主攻方向的Schola Saint George每年都会在美国举行中世纪剑术座谈会(Medieval Swordsmanship Symposium)

  而从1999年到2006年的澳大利亚历史剑术大会(Australian Historical Swordplay Convention)则主要是由多个澳大利亚HEMA小组合作举办的剑术教授活动。其1999年和2006年的大会地点在布里斯班,2000年和2004年则在悉尼,2001年和2005年在堪培拉。2003年则是在黄金海岸。自2009年后,布里斯班每年都会举行相关锦标赛。

  每年都会在哥德堡举行,其由Gothenburg Historical Fencing School (GHFS)负责组织,现为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HEMA锦标赛,并被大众认为是“HEMA的世界杯”。

  在2010年后,太平洋西北的众多学院和俱乐部每年都组织太平洋西北HEMA大会(Pacific Northwest HEMA Gathering)。其赛事里包括长剑,护手单杖,维京摔角,还有一项每年都会轮换的武器项目。该赛事的地点每年不同,曾在凯西堡和太平洋路德大学举行

  2011年起,加拿大的Academie Duello每两年就举办一次温哥华国际剑术座谈会。全世界的HEMA导师,作家,研究者都从世界各地赶来赴会开展讨论,交流文学,教授课程。

  2013年开始,专注于16世纪兵击的爱丁堡兵击赛(Fechtschule Edinbugh)每年都会在英国爱丁堡举行,主办方是历史剑术学院Storks Beak,该项活动同样吸引了世界上许多爱好者参与。

  自2014年,前名“美国兵击”(Fechtshule America)的紫心武械公开赛(Purpleheart Armoury Open)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举行,其是北美扩展最快规模最大的比赛之一

  年,澳大利亚的Stoccata School of Defence在悉尼重新举办了国际阔剑锦标赛(WorldBroadsword Championship)。该赛事在整个19世纪晚期曾于英格兰,美国和澳大利亚举行,最后一任冠军在1891年悉尼诞生,名叫帕克(Parker),于此之后再也无人与其一分高下。2015年的国际阔剑锦标赛最后由悉尼的Paul Wagner生出,他同时也是不列颠阔剑锦标赛冠军,赢取了葛里安娜杯。而澳大利亚霍巴特的Lewis Hand则赢得季军。按照19世纪的传统,下次比赛必须在现任冠军的老家举行,故下一次锦标赛将还是在悉尼举办。

  同时骑枪比武也随着Jousters团体在国际上四处弘扬也越发普及。包括圣文德尔冠军锦标赛(The Grand Tournament of Sankt Wendel)和沙芙豪森冠军锦标赛(The Grand Tournament at Schaffhausen)等赛事都是由Jousters里面的一位专家:Arne Koets所组织。

  在2001年,欧洲历史武术联盟(Historical European MartialArts Coalition—HEMAC)成立

  武术:从原始教材中重新构筑欧洲历史武术,并把其精炼成可行有效的武术。并在各类竞赛和对抗中测试这些技巧是否行之有效。

  团体:给那些为HEMA作出奉献的团体及个人提供交流网络,为成员提供友谊的

  会(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European Martial arts Gathering)

  在2003年,澳大利亚地区小组成立了伞形组织——澳大利亚历史剑术联邦(Australian Historical Swordplay Federation)

  在2010年,全世界数十个HEMA学院联合在一起,在美国武术联邦的基础上成立了欧洲历史武术同盟(the HEMA Alliance),旨在发展和分享欧洲历史武术,并在诸如导师认证,保险购置,以及装备升级等方面为各大HEMA学院和导师提供援助。

  如果手持武士刀的日本武士与手持长剑的欧洲骑士遭遇,谁更厉害?这可能是很多冷兵器爱好者曾经出现过的脑洞。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jitubing/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