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击突兵 >

为什么炮兵射击时需要瞄准后面打着前面?

归档日期:08-29       文本归类:后击突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0-04展开全部这个问题太复杂,基本讲完了也快编一本书了,简单的说,炮兵在瞄准目标时,炮弹发射的位置(炮阵地)是看不到目标区的,为了使炮弹能准确的击中目标,利用平行线原理和三角形原理,在火炮的后方设置一个瞄准点,使目标之间角度的变化值是火炮瞄准镜看后方瞄准点位置变化值得一个固定倍数,是火炮射击时能及时按照目标变化来改变自己身管(炮筒)瞄准方向来改变,所以就是瞄后面,打前面,这就是简单的原理。

  至于为什么能让所有火炮朝一个方向打,是炮兵的基准射向的问题,很简单,一个周天被分割成6千密位,同时赋予射向后,就朝着一个方向了。

  展开全部炮兵射击学 研究炮兵射击的最优化方法和理论,使弹丸或战斗部准确命中或接近目标预定部位,使火力获得最大效率的一门学科。是射击学的一个分支。炮兵武器装备、相关的现代科学技术成就和以往作战中的射击实践经验,是炮兵射击学研究工作的基础。研究内容包括射击理论、射击方法和射击指挥。

  射击理论主要是研究射击的现象与指导规律,研究与制定射击准备、射击实施的有效方法,研究射击效率的评定。其基础是概率论、数理统计、弹道学和计算数学等。评定射击效率原理,也是军事运筹学和军事系统工程研究的问题之一。射击理论主要分为决定射击诸元理论、试射与射击校正理论和效力射理论等3部分。

  决定射击诸元理论主要是研究解决在掌握了目标与武器的相对位置、相对运动规律和实际射击条件以后,根据弹道学与运动学原理决定射击诸元的方法。对运动目标射击,需要决定提前点的射击诸元。由于目标的运动具有随机性,通常根据跟踪目标、计算射击诸元与控制武器等装置所能达到的水平提出若干种目标运动的近似数学模型,其中最简单的一种是匀速直线运动模型。自身处于运动状态的炮兵武器的射击,还需要研究解决附加修正量问题。制导武器的出现,要求依据飞行力学、制导理论研究解决命中问题。决定射击诸元理论还要分析各种决定射击诸元方法的各项误差根源,研究各种方法的精度,提出对各项保障的精度要求和提高精度的措施。若对试射点试射,决定射击诸元理论还要分析对试射点试射与对目标射击的各项共同误差与单独误差,根据极值原理研究当时条件下具有最高精度的换算为目标修正量的系数或方法。在手工作业条件下,为使作业简便可行,对许多公式作了近似与简化处理。若使用射击指挥系统或射击计算器,由于它具有较高的运算速度和贮存功能,可依据弹道学、计算数学等理论和方法研究精确的数学模型。

  试射与射击校正理论 主要是根据对射击的系统误差与随机误差的分析,研究最佳的修正方法,研究试射与射击校正的精度和提高精度的措施。20世纪80年代,炮兵试射理论不仅限于从试射本身研究试度和结束试射的条件,而且还从对方的火力反应速度、机动能力与自身生存能力的要求,将对目标试射与效力射作为一个整体统筹考虑,寻求能使整个射击持续时间最短、射击效率最高即整个系统综合效益最佳的试度、试射程式与方法。

  效力射理论核心内容是评定射击效率原理,它研究射击效率的统计规律。对射击的基本要求是以最少的弹药消耗适时地对目标造成最大的毁伤,射击效率反映对上述要求的符合程度。由于射击结果为一随机现象,所以需以能反映其统计规律的数值指标来评定射击效率,常用的数值指标有:对单个目标的命中概率和毁伤概率、命中弹数的数学期望和方差、对多个目标毁伤百分数的数学期望和方差、完成射击任务所需弹药消耗量的数学期望和方差、完成射击任务持续时间的数学期望和方差等。评定射击效率原理主要讨论两类问题:一类是评定给定条件下的射击效率,它需要分析射击误差,建立毁伤定律,计算射击效率指标;另一类是研究为达到这些指标所需要的最佳条件和方法。评定射击效率原理主要应用于武器运用和武器论证、设计研制、检验等两个方面。应用于武器运用方面,可评价现有武器系统在各种条件下可能达到的射击效率,对射击问题的各个环节提出合理的精度要求,分析计算不同的火力运用和射击方法对射击效率的影响,从而确定最佳的方案;研究对抗条件下的射击,估计参战双方的实力对比及战斗效率;确定完成任务所需的火力,制定弹药消耗量标准;研究最优的射击指挥、任务分配与射击方案等。应用于武器论证、设计研制、检验方面,可有助于确定武器系统的最优或较优方案、各项指标的最优或较优匹配,在新武器论证阶段提出较恰当的战术技术要求;在武器的研制、试验阶段,比较不同的设计方案,根据试验数据估计新武器的射击效率,评定武器是否达到战术技术要求。

  射击理论对射击方法与射击指挥方面提出的问题可给出定量和定性的分析结果,它是制定射击方法和射击指挥规定的重要依据。当然,制定射击方法和射击指挥规定也必须考虑到炮兵作战原则、作战与训练的经验,兼顾经济可靠,简便易行。射击方法与射击指挥规定常编写成教程,也可部分编入武器系统自动指挥和自动控制运行程序,由机器来执行。它的实践经验又不断充实与发展着射击理论。

  射击方法主要研究任务是寻求提高射击精度、火力反应速度与射击效果的方法,使之适应作战的需要,并对武器装备的改进提出新的要求。根据各种炮兵武器的战斗性能、结构特点、瞄准方式,参加射击武器数量,射击目标性质以及射击任务等的不同,采用的射击方法也有所不同。最简单的射击方法是用暴露阵地上的单门固定火炮对能观察的、近距离的固定目标进行直接瞄准射击。它需要在瞄准装置上装定相应于炮目距离的高角,用瞄准机使瞄准镜瞄准目标,进行射击。若未击中目标则修正偏差再次射击。占领遮蔽阵地的火炮对观察不到的目标,则采用火炮间接瞄准射击。它是炮兵射击的典型方法。它需要通过侦察确定出炮目关系位置,包括炮目距离、方向和高低,并修正实际射击条件对标准射击条件偏差的影响,而求出射击诸元即方向和射角,用时间引信进行空炸射击时,还要确定引信分划。如果要观察射击效果并进行射击修正,则可以目视或使用光学、雷达、声测等仪器测定炸点偏差,以确定再次射击的修正量。对运动目标射击时,还需要不断地测定目标的瞬时位置及运动参数,对目标前进航路上的提前点解算射击诸元,以使射弹在提前点与目标相遇。至于运动中火炮的射击,还要修正炮位移动对射击的影响。高射炮兵需要有自动化程度较高的射击指挥系统及精确的火控系统,由雷达或光学仪器连续地精确测定目标瞬时坐标,自动输入射击指挥仪,计算出射击的方位角、射角和引信分划,并将它传输给火炮随动系统,控制火炮进行射击;在应急情况下以及未装备火控系统的小口径高炮则可用炮上的瞄准具直接瞄准目标,并输入目标运动参数解算射击诸元进行射击。20世纪70年代起,为了提高火力反应速度,即使炮兵对固定目标射击,也逐渐改用射击计算器或射击指挥系统计算射击诸元,而将手工作业器材作为辅助、检验的手段。为提高火力突然性和炮兵自身生存能力,还力争不经试射而直接进行效力射。使用反坦克导弹、地空导弹和地地战役战术导弹,以及使用末段制导炮弹,使炮兵射击精度有了显著的提高。

  射击指挥研究的目的在于充分发挥武器的性能,及时而有效地运用火力,适应合成军队作战的需要,圆满完成射击任务,并对射击指挥系统的改进提出战术技术指标和要求。各级炮兵对各种炮兵武器的射击指挥,由于武器系统的战斗性能、射击任务、使用方法、实施条件以及组织射击指挥的范围大小不同而有其自身的特点。射击指挥随着大规模使用炮兵而发展完善。单炮、排、连的射击,使用炮兵数量少,在组织射击准备、分析判断情况、选择射击目标、确定弹药消耗量、观察射击效果和进行射击校正等方面都比较简单。而在大规模使用炮兵时,炮兵群、师炮兵、集团军炮兵的射击指挥就复杂得多,它涉及射击指挥员和指挥机构为运用炮兵火力和遂行射击任务所采取的各种措施和行动,如选择射击目标时,需要综合考虑上级与合成军队的要求、各目标的威胁程度和所属各单位的射击能力;在区分火力、选择射击单位时,要考虑所属各单位的火炮性能、配置位置、弹药供应以及任务较重等情况,必要时还要组织一些单位的火力集中于某个重要目标地域。射击指挥对总体的射击效果影响很大,因而受到重视并不断研究发展。

  简史中国早在宋代,陈规(1072~1141)就在《守城录》中具体阐述了炮在守城战斗中新的使用方法,即由配置城头变为暗设城里,在城上观察目标,修正射击方向和弹着点。有关炮兵射击学方面的第一本权威性著作是意大利数学家N.塔尔塔利亚1537年所著的名为《新科学》的专题论文集。17世纪以后,随着数学、力学等学科的发展,射击理论和射击方法不断得到发展。意大利物理学家G.伽利略在1638年发表了《关于运动问答》。英国数学家B.罗宾斯于1742年发表了《射击学新原理》,它论述了空气阻力和瞄准方法。通过对上述有关炮兵射击学著作的研究,解决了许多与制造最佳火器有关的问题和有关单炮射击和同时进行多门火炮射击等问题。炮兵射击在早期多为各炮自行直接瞄准射击,射击方法和射击指挥均较简单。17世纪末开始出现了由指挥员指挥数门炮的射击,射击方法和射击指挥也相应得到研究发展。19世纪末随着炮兵的战斗实践和概率论运用于射击,产生了夹叉法的试射方法和理论。20世纪初逐渐推广间接瞄准射击。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高射炮兵射击由直接向目标现在点射击并根据偏差修正瞄准点的方法,发展为向飞机预定航路上的提前点射击,射击效果明显提高。炮兵射击有了气球、飞机等观察校正手段后,开展了相应的射击方法、射击指挥的研究。战后,用于气象、弹道保障的仪器、技术有较大进步,各种技术保障勤务相继建立,射表也日趋完善,使直接决定效力射诸元的方法和理论得到发展。由于命中问题的解决而出现的高炮射击指挥仪,能自动连续地赋予射击诸元,提高了对飞机射击的精度和速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高射炮兵装备了炮瞄雷达,解决了全天候的射击问题;炮兵集中数个连、营对同一目标射击已广泛应用于战场,火炮的集中使用提高了对统一指挥的要求,促进了射击方法、射击指挥与射击理论的发展;概率论被推广应用到分析射击精度、校正射击和判定射击效果等方面,从而产生了决定射击诸元理论、试射理论和效力射理论;苏联开始从事射击效率的研究工作。大战末期,制导武器的出现,使命中问题的解决有了新的途径,命中率大为提高。20世纪60年代以来,以微型电子计算机为核心的炮兵射击指挥系统的使用,显著提高了射击指挥自动化程度与火力快速反应能力,也相应提高了射击精度,射击指挥程式也相应得到改进与简化;高炮炮瞄雷达、射击指挥仪和火炮的不断更新,数字火控计算机的装备和规划论的应用,能迅速、准确地同时计算与控制数个火力单位对数个目标的射击,使射击效率显著提高。

  展望现代作战对炮兵的射击精度、火力反应速度、火力突然性、火力威力、射击效率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炮兵射击学将依据这些要求,并遵循炮兵作战原则,运用运筹学、信息论、控制论、计算数学、电子计算机和模拟仿真技术,综合研究作战双方动态条件下的射击学新课题,使炮兵射击学向更深更广的领域发展。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jitubing/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