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汉 >

“八王之乱”要了西晋的“命”

归档日期:11-21       文本归类:后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报记者 孙钦良)历史,不能像电脑一样事先设计一个“桌面”,但历史却像是一只鼠标,可以多次把某些场面复制。

  曹魏集团残忍地从汉献帝手中夺过政权,司马氏又残忍地篡夺了曹魏的江山。你看,历史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常常以相同的备份在一个邮箱里打转转。

  偃师市的枕头山下,是扑朔迷离的西晋皇陵,隐藏在玉米地里一望无际。田里是正在干活的农民,问他们是否知道下面有西晋皇陵,他们说:“管那些死人的事干啥!”

  想当年,司马氏家族煊赫繁盛、人才济济、骏马如云、骑士如雨,却不过是昙花一现。

  晋武帝司马炎认为,曹魏之所以灭亡,是因为没有赋予皇族子弟权力,从而使皇室孤立。所以,他即位以后,共封了27个同姓王。

  这27个王国,都拥有自己的军队,配备文武官员。晋武帝以为,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这么多的同宗子弟,在国家有难的时刻,一定会支持皇室,江山就可以永固了。

  他死后,历史没有按照他设计好的“活动桌面”来排列,而是乱了套、“黑了屏”。

  首先,他选择的接班人晋惠帝司马衷,是个大傻瓜、闷葫芦。国家在他的手里运行了几年,已经是遍地饥馑了。

  有一次,他听宫里的人议论:老百姓真可怜,都快饿死了,连一点点粮食都吃不上了……他听后很纳闷,赶紧走过去关切地问:那为什么不吃点肉粥呢?赶紧让百姓吃肉粥吧,吃了,就饿不死了!你听他这话,岂不是要气死一头牛。

  还有一次,他到了郊外,听到蛤蟆呱呱乱叫,就问大臣:这些蛤蟆是在为公叫,还是为私叫?这句话,直叫后世人笑了一千多年。

  皇帝既然这么傻,他手下的人就要显示自己的智慧了,于是,各种政治势力粉墨登场,目光都盯着皇位,彼此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权力争夺战。

  先是外戚杨家与贾家斗得死去活来,紧接着便是历史上有名的“八王之乱”,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

  “八王”各有名号,其中有的人名字太怪,就不提他了,仅以名号来叙述其事。为便于各位了解司马氏集团的凶残,先交代一下“八王”的“出处”与归宿。

  首先来看一下汝南王司马亮,他是晋宣帝司马懿的第四个儿子,后被楚王司马玮杀了。这是侄孙杀了叔祖父。

  再看楚王司马玮,他是晋武帝司马炎的儿子,被晋惠帝的老婆也就是贾南风所杀。这是嫂子杀叔叔。

  还有赵王司马伦,他是晋宣帝司马懿的第九个儿子,被他的哥哥梁王司马肜上表惠帝,被赐死。你看这些兄弟们,真不够哥们儿!

  下面简述之:齐王,被长沙王所杀;长沙王,被河间王所杀;河间王,被其部将梁臣所杀;成都王,被范阳长史刘舆所杀……

  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争权夺利的,也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几乎每一个被杀者,死前都曾经杀过别人,当然后来又被别人所杀。

  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不作威作福的,都曾显赫一时,都曾骑在别人的头上拉屎撒尿,可到后来,又被别人当作玩偶耍来耍去。

  先说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她借助皇族的势力灭了杨氏之后,就提拔了汝南王司马亮和楚王司马玮。这两个人在朝中掌了权后,就开始争权。贾南风正好利用他们的不和,施了连环计,一举将这两个诸侯王杀掉了。

  朝廷大权这时就掌握在贾氏一人手中了,她不可一世,只恨自己没生出一个儿子坐在皇位上。这个恶毒的女人,不但长得矮小丑陋,而且心肠特狠。她生怕将来大权旁落,又把魔爪伸向了太子。

  这太子,原来是贾南风入宫前,当时的傻太子司马衷(后来的晋惠帝)与妃子谢才人所生,人挺聪明,很有前途。贾皇后对这个非己所生的太子耿耿于怀,就指使亲信诱惑太子废弃学业,吃喝玩乐,使其学坏。她一边趁机大造舆论,诋毁太子声誉;一边又假装怀孕,抱来自己妹妹的儿子,冒充是自己所生,以便将来立为太子。

  到了永康元年公元300年,贾皇后选了吉日良辰,设下圈套将太子灌醉,诱使他抄录书法,这是事先准备好的欲夺皇位的反书。太子醉酒,恍惚中不知是计,因“写”了反书,被废掉了。

  西晋王朝原本就已矛盾重重,危机四伏,像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火药桶。而贾皇后废太子事件,就像一根导火索,引起了诸王的不满,整个朝廷大乱,一发而不可收拾,更残酷的斗争开始了。

  这赵王,在争权夺利的斗争中一直很活跃,他早早就招募了一批勇士、谋士,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他见朝中一些大臣本来就恼恨贾氏专权,而贾后又设计废掉了太子,引起满朝非议,司马伦深知动手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与谋士孙秀想出“借刀杀人”之计。

  他因势利导,打着为太子报仇、捍卫司马氏家族政权的旗号,联合齐王、梁王,于永康元年(公元300年)四月,公然带兵冲进宫内,杀了贾南风及其所有亲信。

  这样,晋惠帝司马衷又成了司马伦的傀儡。司马伦提拔孙秀为中书令,专管起草诏书,自己则以宰相自居,像曹操那样,演起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接着,他把异己一一铲除,为登基称帝扫平障碍。

  这样挨了一年,他便迫不及待了。永宁元年公元301年正月,他逼迫晋惠帝司马衷交出玉玺,草拟了一道“禅让”伪诏,急急忙忙称帝了。

  又是一次篡位!老百姓经常看到这种血腥政变,都习惯了,也懒得议论了。但这一次,他们看到了更可笑的一幕——“狗尾续貂”的闹剧上演了。

  原来,司马伦为了收买人心,网罗党羽,开始狂封滥赏,上至诸侯下至仆人,只要有人举荐,只要承认他是皇帝,不用考察,也不用考试,就能升官晋爵。几天时间,被分封的官员就达数千人。

  那时的官帽,都用貂尾装饰。由于司马伦封的官太多,貂尾不够用了,就只好用狗尾来代替。一时间,洛阳城内的狗纷纷被杀,狗尾巴满天飞,一翘一翘地在官帽上招摇,“狗尾续貂”的成语就这样诞生了!

  但有些人是不服气的,心里恨透了赵王司马伦,也不承认他是皇帝,尤其是齐王,他决心把司马伦赶下皇位。不久,他发出了战斗檄文,公开讨伐司马伦,并很快得到了成都王、河间王的响应。

  三王率领联军,在洛阳城外与司马伦的军队激战两个月,双方死伤近10万人。此次斗争以司马伦被杀而告终。

  这一次讨伐行动是齐王挑的头。他掌握大权后,重新将白痴司马衷扶上皇位,他自命为大司马,独揽政权、兵权,成了不是皇帝的皇帝。这又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长沙王举兵讨伐,打着护驾的旗号,在洛阳城内与齐王展开了三天三夜的血战,结果大司马(齐王)又成了刀下之鬼。

  就这样打打杀杀,得势者都想凌驾于别人之上。这时,长沙王又将傻皇帝控制在自己手里。这再次激起公愤,几个诸侯王又联合起来,发兵27万,开始了“八王之乱”中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

  在新一轮的争斗中,胜利者是成都王司马颍。他同样不接受教训,自任宰相,对朝廷上上下下进行了一番大清洗。杀光了异己之后,他留下一班人马控制京城,自己则离开洛阳,回到老巢邺城,拿着“遥控器”操纵朝廷。

  可是,尚书令司马越又发脾气了。他本是东海王,他认为在新一轮的斗争中,自己的功劳不小,现在却要受司马颍的摆弄,心中很是不服。他利用大家对司马颍操控朝政的不满情绪,挟持白痴皇帝司马衷去邺城讨伐司马颍。

  两军混战中,傻皇帝吓昏倒地,玉玺也丢了。司马颍的兵士找到傻皇帝后,将他抢回邺城。驻守幽州的刺史王浚不满司马颍抢走皇帝,联合鲜卑人和乌桓人攻打邺城。司马颍打不过“少数民族”骑兵,只好弃城逃跑。

  后来又经过不少类似的争斗,司马颍和他的两个儿子都被杀了。司马颍死后不久,一日司马衷在宫中吃饼,莫名其妙地身亡了——这个傻皇帝,一生都是别人手中的鼠标,被抓来抓去,屡被黑手所控。

  晋惠帝司马衷死后,司马越扶持司马炽继位,是为晋怀帝。晋怀帝改年号为永嘉元年公元307年。至此,西晋众多诸侯中势力最强大的“八王”,在自相残杀中几近死光。这场历史上罕见的皇室自残事件,从公元291年开始,到公元307年结束,前后持续了16年,将封建统治者的腐败、贪婪、凶残、暴虐、阴险、奸诈的丑恶本性暴露得淋漓尽致。

  “白骨蔽于野,千里无鸡鸣”。“八王之乱”再现了曹操描写汉末战乱的场景:军民死亡几十万人,田地荒芜,洛阳城被毁,农民起义和民族反抗斗争加剧,西晋王朝终于灭亡了 。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han/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