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汉 >

为啥刘和当上后汉皇帝后连命也没保住?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后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刘和,字玄泰,后汉开国皇帝刘渊的嫡长子,生母为刘渊的第一任皇后呼延氏。同刘渊一样,刘和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匈奴人,其刘姓源于汉匈和亲。当年,匈奴强盛时,汉高祖刘邦“以宗女为公主,以妻冒顿,约为兄弟,故其子孙遂冒姓刘氏”(见《晋书》)。刘渊的叔祖刘宣、父亲刘豹及刘渊本人等留居汉地的匈奴贵族,为了政治需要而冒姓刘,并取了汉人名字。承袭父祖,刘和也跟着姓刘。 刘宣、刘渊都非常向往汉文化,且十分好学,满腹经纶,文武双全。受祖上影响和熏陶,刘和从小就开始习学《毛诗》(即《诗经》)、《左氏春秋》、《郑氏易》等汉人著作。刘和非常聪慧,接受汉学非常快,“好学夙成”,儒家经典、阴阳八卦,无所不通,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长大后,刘和“身长八尺,雄毅美姿仪”(见见《晋书》),成为一个既熟悉汉族儒家经典,又风度翩翩的帅哥。 在诸子中,刘渊最欣赏第四子刘聪。刘聪不仅相貌奇异,而且“幼而聪悟好学,……年十四,究通经史,兼综百家之言,《孙吴兵法》靡不诵之。……十五习击刺,猿臂善射,弯弓三百斤,膂力骁捷,冠绝一时”(见《晋书》),文武兼备,堪称一代豪杰。在刘渊组织的历次征战攻伐中,刘聪战功卓著。不论是能力还是功劳,刘聪远胜刘和。但是,刘渊既然为使中原民心归附,而称汉帝,最终,决定遵循立嫡以长的汉家制度。河瑞二年(公元310年)正月,刘渊正式册立嫡长子刘和为太子。 随着身份的提升,刘和的性情也为之大变,“及为储贰,内多猜忌,驭下无恩”(见《晋书》),当了太子后,刘和开始对众兄弟无端猜忌,对文武大臣薄情寡恩,生怕有人从中作梗,伺机滋事,撼动其太子的地位,影响其继承皇位。刘和还没当上皇帝就这般失道,真可谓有才无德,空有一副好皮囊。 知子莫若父,刘渊既立刘和,就想方设法保刘和,最理想的方案就是权力分化。七月,刘渊染病,因对身后之事放心不下,故临终前任命陈留王刘欢乐为太宰,长乐王刘洋为太傅,江都王刘延年为太保,楚王刘聪为大司马、大单于,以上四人同时掌管政府机要。同时,让齐王刘裕、鲁王刘隆、北海王刘乂、始安王刘曜、安昌王刘盛、安邑王刘钦、西阳王刘璿等人分别掌握皇家禁卫军。 刘渊如此安排,目的就是防止权力集中到一个人手中,对刘和不利,可谓用心良苦。同月,一切安排就绪的刘渊,安心离逝,刘和即位,成为匈奴汉国第二任皇帝。虽然当上了皇帝,但因刘和早先“猜忌无恩”,早已使得人心离散,身边真正可以倚为心腹、真正能给刘和正能量的人,寥寥无几。贤者避,小人出,历朝历代皆如是。果然,在刘和称帝的第三天,宗正呼延攸、侍中刘乘、卫尉西昌王刘锐就靠了上来,正是这三个佞臣,一手将刘和送上了黄泉路。 呼延攸是刘渊第一任皇后呼延氏的兄长,官拜宗正,刘渊因其素无才行,一直让他干些掌管皇帝亲族杂七杂八事物的闲差,至死也没有提拔他。刘乘一向厌恶刘聪,恨不得将刘聪除之而后快。刘锐认为自己身为卫尉、西昌王,而没有位列顾命大臣感到耻辱,心中怨气不小。这三个佞臣各怀鬼胎,各为己私,但目的相同,都想借刘和之手,扳倒李聪等人,以提升自己的地位,并从中捞取政治好处。 但凡小人,擅长挑拨离间,也最会猜度皇帝的心思。呼延攸等人知道刘和为人猜忌,此时,正担心手握军权的刘聪等人造反,便顺势进谏:先帝刘渊不考虑轻重,让三王(刘裕、刘隆、刘乂)在皇城内统领强兵,刘聪拥兵十万在近郊驻扎,陛下居于客位,应当尽早打算,并特别指出,“此之祸难,未可测也” (见《晋书》),让刘和赶紧动手,否则,大难临头。刘和因呼延攸是其亲舅,故深信不疑。 心意已决,刘和于当日深夜便拉拢刘盛、刘钦等皇族近支,表明个人想法,不料,遭到了刘盛的激烈反对,呼延攸“命左右刃之。盛既死,钦惧,曰惟陛下命”(见《资治通鉴》),勉强同意起兵。次日,四路人马开拔,刘锐率第一路攻打刘聪,呼延攸率第二路攻打刘裕,刘乘、刘钦率第三路攻打刘隆,田密、刘璿率第四路攻打刘乂。不料,田密、刘璿临阵反水,“密、璿等使人斩关奔于聪”(见《晋书》),让刘聪有了准备和防范。 刘聪深谙《孙吴兵法》,领兵打仗是强项,于是“命贯甲以待之”(见《资治通鉴》),命将士全副武装,严阵以待。刘锐出兵后,一看刘聪这阵势,自知不敌,不战而退,与呼延攸、刘乘合兵一处,虽然斩杀了刘裕、刘隆,但皇城西名门被刘聪轻而易举攻破。刘聪在光极殿西室杀死刘和,活捉了刘锐、呼延攸、刘乘,并将他们枭首示众。一场因听信佞言而发动的内战就此结束,一个因过分猜忌而动粗的皇帝就此殒命。 从七月“己卯”即位,到“乙酉”身死,刘和前后只当了七天皇帝,在历朝历代短命皇帝中,位列第四。刘和死后,刘聪废黜其皇帝名号,加谥其为戾太子。按古代谥法,不悔前过曰戾,刘和名副其实。刘和不辨奸佞,不念手足,一味猜忌,最终,在夺权中失势,在惊恐中丧命。 (本篇完)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han/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