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汉 >

图谶就是语言嘛?对东汉政治有什么影响?

归档日期:08-19       文本归类:后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像“刘秀发兵捕不道,四野云集龙虎会,四七之际火为主”、“王梁主卫作玄武”之类的。图谶就是只有话,没有图吗?东汉,把图谶也作为一门学问,对后来有什么影响?...

  像“刘秀发兵捕不道,四野云集龙虎会,四七之际火为主”、“王梁主卫作玄武”之类的。图谶就是只有话,没有图吗?东汉,把图谶也作为一门学问,对后来有什么影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6-11-14展开全部图谶、预言之类的鬼话是不可信的,但是东汉图谶流行,“刘秀当为天子”的确又应验了,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

  西汉末年,图谶满天飞,有的是图谶附会人,有的是人附会图谶。与王莽有关的图谶,真相最终都被揭出,这些都是王莽和他手下人串通搞起来的,也有人是用这个牟取官爵。而与刘秀有关的图谶,历史真相到底如何却不可考。但是据理分析,刘歆最有条件搞这些名堂,原因如下:

  其一、刘歆是两汉最大的经学权威、天文历算大家、又兼典儒林史卜之官,最有条件制作这种古文图谶。而刘歆早在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就改名刘秀。

  其二、王莽篡位大量利用了祥瑞、符命、图谶这些伎俩,刘歆耳濡目染,甚至参与其中,懂得这些东西的厉害,更明白如何散布、“发现”这些鬼花样。

  李守是李通的父亲“初事刘歆,好星历谶记,为王莽宗卿师”。“刘氏复兴,李氏为辅”惟李通先知,这事太蹊跷了。而李通真要扶刘起兵时,李守却自首了,这只能让人怀疑,“此刘非彼刘”,故而非自首不可。

  《汉书·王莽传》又记叙:“道士西门君惠根据天文谶记向卫将军王涉说:“星李扫宫室,刘氏当复国,国师公姓名是也。”王涉因此勾结大司马董忠找刘歆谋反。这些都是刘歆可疑之处。

  其四、最重要的刘歆有反莽复汉的野心,一直深藏不露,直到最后,迫不得已才发动政变,但是为时已晚。

  其五、最可疑的是这些图谶的时机和内容,在王莽朝败象已露时,有关刘秀的图谶就纷纷流传出去了,“刘秀当为天子”这条图谶,是在地皇三年发布的,被人发现后,人们立刻想到的是国师公刘歆,同时出现又有联系的图谶是李守散布的“刘氏复起,李氏为辅”。之后刘秀兄弟起兵后,虽然声名远振。但在地皇四年,新图谶却明明白白的确认刘秀是指国师公而非光武,可见这一连串的巧合,让人难以不怀疑是刘歆在搞鬼。

  刘秀在长安时,未有远名,结交的朋友也不是当时的名人,恐怕还不入刘歆法眼。刘歆不至于为这毛头小伙立谶。对这类图谶刘秀本人在去长安之前,也是不清楚的,当时他的人生目标是:“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两汉之交,谶语满天飞,“刘秀当为天子”这条谶语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如果众所周知,人人都信,刘玄等人绝不敢重用刘秀。

  最耐人寻味的是隗嚣作为刘歆的学生是当时少数几个不相信图谶的割据势力。刘歆这是“有心种树树不活,无心栽柳柳成阴。”,到头来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光武登基之时,用了一道符命,是刘秀在长安时同舍生强华,自关中带来的“赤伏符”,曰“刘秀发兵捕不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这事最蹊跷。强华此来,能引他前来的只有邓禹、朱佑还有刘秀本人。朱佑说刘秀有“日角之相,此天命也”,当时就被刘秀喝止。朱佑曾在长安和刘秀同学,也同做过生意。朱佑可能性很大。邓禹首倡尊位,登基之事刘秀肯定会征询他的意见,邓禹离长安最近,又曾经是刘秀同学,也应该认识强华,也有可能。

  当然刘秀自己弄出的图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从以后刘秀、王莽对图谶的不同态度,可以看出刘秀是真迷信,图谶成为他的精神武器,力量源泉。而王莽作图谶是诈术,就是用来骗人的。王莽对于不利于自己的谶语,一律揭穿为妖巫,而刘秀对不利的图谶则是强词夺理,肆意曲解。朱浮并无大功,却有大过,但是会图谶,光武虽然对他屡屡不满,但是最终没有处理他,封赏甚厚。光武到了晚年愈加迷信,对于不信图谶者,不会图谶者则沉积不用。

  光武到了晚年愈加迷信。这不像是作假后恐惧的表现,这同王莽不同。王莽图谶上台,上台后,对于图谶就是又恨又怕了,再也没用过,也反对别人用。而光武呢,生怕别人不信,到晚年还宣布图谶于天下,一旦有人流露出不信图谶,就大怒。就故意找茬加以处罚。

  一次光武问(郑)兴郊祀之事,说:“吾欲以谶断之,何如?”郑兴答道:“臣不为谶。”光武勃然大怒说:“卿之不为谶,非之邪?”郑兴惶恐答道:“臣于书有所未学,而无所非也。”光武这才稍稍和缓下来。郑兴数言政事,依经守义,文章温雅,然以不善图谶故不能重用。最倒霉的是桓谭,桓谭以光武帝信谶,多以决定嫌疑。桓谭复上疏曰:

  “观先王之所记述,咸以仁义正道为本,非有奇怪虚诞之事。盖天道性命,圣人所难言也。自子贡以下,不得而闻,况后世浅儒,能通之乎!今诸巧慧小才伎数之人,增益图书,矫称谶记,以欺惑贪邪,诖误人主,焉可不抑远之哉!臣谭伏闻陛下穷折方士黄白之术,甚为明矣;而乃欲听纳谶记,又何误也!其事虽有时合,譬犹卜数只偶之类。陛下宜垂明听,发圣意,屏群小之曲说,述五经之正义,略赖同之俗语,详通人之雅谋。”

  桓谭口无遮拦,说光武用图谶是“群小之曲说”,光武看奏书,愈不悦,于是要找茬了。

  其后有诏议论灵台该建何处,帝对桓谭说:“吾欲[以]谶决之,何如?”桓谭默然良久,曰:“臣不读谶。”光武故意问其故,桓谭复极言谶之非经。光武大发作,怒骂:“桓谭非圣无法,将下斩之。”桓谭叩头流血,良久乃得解。出为六安郡丞;意忽忽不乐,道病卒,时年七十余。

  图谶之类事情,光武不好和臣子辩,也辨不过。臣子也不敢因图谶驳斥桓谭。这事又关乎光武“得天下,安天下”的大事记,听任桓谭否定,岂不是告诉世人江山是骗来的。这真是光武最大的痛处,再有涵养,再能包容,再懂柔道的光武皇帝也忍不住了。可见世上没有事事能容的弥勒佛,只是没有触到人的痛处而已。 尹敏博通经记,光武命他校图谶,蠲去崔发所为王莽作的图谶。尹敏也反对图谶,他说:“谶书非圣人所作,其中多近鄙别字,颇类世俗之辞,恐疑误后生。”光武不管,尹敏竟然和光武开了一个大玩笑,他在缺文处增补一句“君无口,为汉辅”。这句甚妙,一语双关,婉转表达了对图谶的蔑视。光武见后奇怪,就问他缘故,尹敏对答道:“臣见前人增损图书,敢不自量,窃幸万一。”光武深非之,不好发作,虽不加罪,而亦以此沉滞。 光武登基之初,用图谶任命王梁为大司空,当时赤伏符曰“王梁主卫作玄武”,光武以野王是卫国之所徙,玄武是水神之名,司空管水土之官也,于是破格拜王梁为大司空,封武强侯。王梁任大司空,管水利。结果王梁却无工程才能,建武七年,王梁穿渠引谷水注入洛阳城下,东泻巩川,及渠成而水不流。有司劾奏之。

  光武知道任命不当,但以“君子成人之美”为名调任王梁为济南太守。 有一点仍需肯定,光武不像汉武帝信方士黄白之术,也不求长生不老,没被骗过。特别是他严格区分图谶的使用,绝不因图谶误了军国大事。

  比如登基之时,河北诸将根本不信图谶,他们既没有利用现成的图谶挟持光武登基,有了图谶也不服。光武以谶文用平狄将军孙咸任代理大司马,众人都不悦。光武很爽快,就诏举问谁可为大司马者,结果吴汉众望所归,光武就任命吴汉为大司马一直到死。 郭宪是汝南宋人也。《后汉书》将其列入方术列传。他会星相,算命。光武求天下有道之人,他来了,被征为博士,建武七年,代张堪为光禄勋。这是个神人。一次从驾南郊,郭宪在位,忽回向东北,含酒三喷。执法官奏为不敬,诏问其故。郭宪对曰:“齐国失火,故以此厌之。”后齐国果然火灾,与郊同日。

  建武八年,光武要西征隗嚣,郭宪谏曰:“天下初定,车驾未可以动。”郭宪乃挡住车拔佩刀砍断车带子。光武仍不听他的,遂上陇。其后颍川兵起,乃回驾而还。帝叹曰:“恨不用子横之言。”说是这样说,但是光武还是不用巫术来谋划军国要事。

  当时匈奴数犯塞,光武召百僚廷议。郭宪以为天下疲敝,不宜动众。谏争不合,乃伏地称耳聋目眩,不再说话。光武令两郎扶下殿,郭宪亦不拜。帝曰:“常闻‘关东觥觥郭子横’,竟不虚也。”觥觥表示刚直,郭宪遂以病辞退,卒于家。光武最后一次用图谶是封禅泰山。

  起初群臣议论封禅,光武一概不许,自称德薄。建武三十年二月,群臣上言,即位三十年,宜封禅泰山,光武下诏书曰:“即位三十年,百姓怨气满腹,吾谁欺,欺天乎?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何事污七十二代之编录!桓公欲封,管仲非之。若郡县远遣吏上寿,盛称虚美,必髡,兼令屯田。”

  光武引《论语》自比林放,把议封禅者当作小人阿谀奉承,要处以髡刑(剃光了头),屯田。从此群臣不敢再言。但这年三月,光武去了泰山,时虎贲中郎将梁松等议论,以为皇上有意。

  到了建武三十二年正月,光武斋戒后,夜读“河图会昌符”,上刻“赤刘之九,会命岱宗。不慎克用,何益於承。诚善用之,奸伪不萌”。被此谶语所感,于是下诏让梁松等按河雒谶文言九世封禅事者。

  这年二月,光武带领群臣终于完成君臣们的宿愿,封禅泰山,宣告光武中兴得以成功。这一年,改元中元元年,他把整理好的图谶宣布于天下,图谶在光武一代总的来说积极意义大。余波难平

  图谶是光武的护身符,帮助光武创基业打天下,一直伴随他走完一生。如果说图谶对光武时代还有积极意义外,到了他的下一代就只有恶果了。他的几个儿子要造反,无一不用图谶帮忙。刘秀十一子中有济南安王康、阜陵质王延、楚王英、广陵思王荆,他们都用图谶谋反。以刘秀之仁、刘阳孝悌仍不免骨肉亲情沦丧,手足相残。老年刘秀治家也有问题,刘秀喜欢的孩子,品行就端正,失宠嫔妃的孩子,性格就乖戾。再以后,黄巾起义等都利用了谶纬迷信。

  光武共有十一子:郭皇后生东海恭王强、沛献王辅、济南安王康、阜陵质王延、中山简王焉,许美人生楚王英,阴皇后生显宗、东平宪王苍、广陵思王荆、临淮怀公衡、琅邪孝王京。 楚王刘英母许氏无宠, 故刘英国最贫小,刘英常独归附太子,太子特亲爱之。及即位,数受赏赐。刘英少时好游侠,交通宾客,晚年更喜黄老,学为浮屠斋戒祭祀。浮屠来自西域,一日,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项有日月光,有人说是浮屠,于是遣使天竺,问其道术而图其形像焉。佛教徒建洛阳白马寺。楚王刘英很快就笃信佛教。后遂大交通方士,作金龟玉鹤,刻文字以为符瑞。

  永平十三年,有人告刘英与渔阳王平、颜忠等造作图书,有逆谋,事下案验。有司奏刘英招聚奸猾,造作图谶,擅相官秩,置诸侯王公将军二千石,大逆不道,请诛之。明帝不忍,于是废楚王。迁徙楚王到丹阳泾县,仍然给他亲王待遇,食邑如故,但是刘英到丹阳后自杀。

  楚王大狱遂连年不平,牵连坐死徙者以千数。十五年,明帝去彭城,见许太后及刘英妻子于内殿,悲泣,感动左右。后肃宗复封楚王子为候。 济南安王刘康,封有大国除济南郡外还有平原郡之祝阿、安德、朝阳、平昌、隰阴、重丘六县。刘康也有野心,在国不循法度,交通宾客。招来州郡奸猾渔阳颜忠、刘子产等,又多遗其缯帛,案图书,谋议不轨。明帝以亲亲故,不忍穷竟其事,但削祝阿、隰阴、东朝阳、安德、西平昌五县。刘康后稍收敛。 阜陵质王刘延除淮阳国外另享有汝南之长平、西华、新阳、扶乐四县。刘延性骄奢而遇下严烈。永平中,有上书告刘延与姬兄谢弇及姊馆陶公主女婿驸马都尉韩光招来奸猾,作图谶,祠祭祝诅。事下案验,韩光、谢弇被杀,辞所连及,死徙者甚众。有司奏请诛刘延,显宗以刘延罪薄于楚王英,故特加恩,徙为阜陵王,食二县。 刘延屡教不改,在建初中又逆谋造反。被章帝再贬为阜陵侯,食一县。后章帝恢复他的王爵,以寿终。

  广陵思王刘荆,是明帝同母亲兄弟,但是他性急而喜欢暗算人,行为最为恶劣。光武驾崩,刘荆哭不哀,却作匿名信,以郭况名义与刘强书,打抱不平,又以星相之说怂恿刘强谋反。把刘强吓得要死,他立刻把这事报告给明帝。明帝查出真相,因同母弟,秘密处置,派刘荆出止河南宫。刘荆仍然不罢休,对相工说:“我貌类先帝。先帝三十得天下,我今亦三十,可起兵未?”相者把这事告了官。刘荆自系狱。明帝再次宽宏大度,不追究其事。但是刘荆真是执迷不悟,让巫祭祀诅咒。再次被揭发。刘荆无颜再活下去,自杀了事。

  《后汉书》对图谶这样评价,“光武尤信谶言,士之赴趣时宜者,皆骋驰穿凿,争谈之也。故王梁、孙咸名应图箓,越登槐鼎之任,郑兴、贾逵以附同称显,桓谭、尹敏以乖忤沦败,自是习为内学,尚奇文,贵异数,不乏于时矣,是以通儒硕生,忿其奸妄不经,奏议慷慨,以为宜见藏摈。子长亦云:‘观阴阳之书,使人拘而多忌。’盖为此也。”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han/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