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汉 >

咸丰帝的顾命八大臣为什么斗不过26岁的少妇慈禧?

归档日期:07-24       文本归类:后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咸丰帝临死之前煞费心机地搞了分权和权力再分配的安排,一方面他授权肃顺等八大臣负责赞襄所有国家政务,另一方面他又赐给慈安和慈禧两宫太后各一方金印,授予她们给新皇帝圣旨盖章的最后决定权。这表面上看既是一个能保证皇权不旁落,又是一个能保证大清朝机器正常运转的“万全”之策,但实际上咸丰帝留下的这份遗诏却是暗藏祸胎的,随着咸丰帝的双眼一闭,他这份遗诏的祸胎便逐渐爆发出来。

  咸丰帝刚死的第二天,顾命八大臣就对两宫太后在圣旨上盖章的问题提出了他们的看法和立场,他们认为新皇帝同治帝年幼,老皇帝既有遗诏命他们赞襄政务,新皇帝发布的圣旨就由他们拟文发布,两宫太后则无须过问具体事项,只正常盖章就行了。一开始,慈安对八大臣这种简化盖章手续的提议持模棱两可的态度,敏锐的慈禧得知八大臣的提议后,却认为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如果以后听任八大臣这样处理政务,那皇帝就会被架空,皇权就会旁落。慈禧在做慈安太后工作的时候,指着咸丰赐给小皇帝的“同道堂”印和赐给慈安的“御赏”印说:“先帝给皇太子和太后的两颗印,就是签发上谕用的!”接着她又强调说:“先帝还明确新皇帝发布圣旨,内容可由八个赞襄政务大臣拟稿,但一定要经过太后和皇帝过目认可,方能发出,这是先帝的遗愿。”

  在慈禧的一番分析下,慈安太后“恍然大悟”了。慈禧与慈安在“维护皇权”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便立即召见八大臣向他们明确说:“往后,皇上的旨意,照例由你们草拟,但是,必须送呈太后过目无异议后才可发出。先帝赐予的‘御赏’和‘同道堂’两方印信,你们都是知道的,今后,凡有上谕,拟稿首尾分别盖上‘御赏’和‘同道堂’印信,然后方可发出。”

  慈禧有理有据的一番话,令八大臣一时无语反驳,虽极不情愿但当时也算基本认可了慈禧的话。慈禧见取得初步战果,便立即跟进,命八大臣将她上述意思拟成旨意,并以新皇帝名义发布第一道上谕通晓全国。这样,慈禧在与八大臣的较量中取得了第一个回合的胜利。

  可八大臣面对两宫太后的制约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呢?很快双方就因为御史董元醇的一道奏章再起波澜,这位御史在奏章中竟提出了请太后垂帘听政的建议。此议一出立即引爆两宫太后和八大臣的矛盾,慈禧对董元醇的建议很欣赏,八大臣则认为这是在进一步谋夺他们的权力,自然不能让步。所以,八大臣对董元醇的奏章表示强烈反对,并以皇帝名义草拟了严厉申斥董元醇的旨意,还在旨意中否决了太后垂帘听政的提议。但是当这道草拟的旨意抄送给两宫太后用印时,慈禧一看觉得这样下旨对自己非常不利,于是,她联合东太后共同决定将董元醇的奏章和八大臣草拟的上谕一起压下不发。

  八大臣见旨意被太后扣留不发,顿时将矛盾升级,气愤的载垣等人甚至当面驳斥两宫太后:“奉命赞襄幼主,不能听命太后。请太后看折,亦系多余之事。”慈禧则针锋相对反驳他们说:“难道皇帝之命你们也敢不遵吗?”杜翰则直接回呛说:“若听信谗言,臣等不能奉命。”肃顺更是怒气冲冲,吓得同治小皇帝哇的哭了,慈禧见状气的双手颤抖。可争来争去,两宫太后就是不签发那道上谕。

  第二天,八大臣见两宫太后还是不发上谕,无奈便采取罢工(不办公)的办法威胁两宫太后。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一上午,两宫太后见这样僵持恐怕事情有变,反而不利,无奈只得将训斥董元醇的上谕盖印下发。,大家都很高兴,但肃顺却清醒地提醒大家说“慈禧太后为人狠毒,且贪权,不除掉早晚是祸害啊”,但当时载垣和端华却没有听从肃顺的建议,没有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没想到这却为慈禧赢得了喘息和翻身的机会。

  垂帘听政的提议被八大臣硬生生否决后,慈禧感到只靠团结东太后,凭她们两个女人恐怕很难斗得过八大臣,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最有利的外援,就是那位留在北京城,且被咸丰刻意排除在八大臣之外的弟弟恭亲王奕訢。当时,奕訢虽不是顾命大臣,却因为成功与英法联军达成议和条件,成为京师留守官员的最重要核心人物。而且奕訢及其支持者,对咸丰将他排除在顾命大臣之外早有不满,当他接到慈禧偷偷传递给他“一起对付八大臣”的信息后,双方顿时一拍即合。于是,奕訢再次上奏请求前往热河叩谒梓宫。

  八大臣其实对奕訢也早有防备,所以一再拒绝奕訢要来热河的请求。但当这次奕訢再要求来热河的折子到了两宫太后的手里后,很快就得到了他们的批准。就这样,奕訢于咸丰十一年八月初一日(1861年9月5日)到达了热河,哭灵之后,就打算进宫去看望两宫太后。不过,奕訢为了不引起八大臣猜疑,而特意去请端华陪他一起进宫参见两宫太后。端华一时不知怎么办好,就看着肃顺,肃顺却笑着说:“老六,你与两宫太后是小叔子和嫂子,见面何必用我们陪同呢!”于是,奕訢获得了单独拜见两宫太后的机会。

  这次见面很重要,几乎是改写晚清历史的一次政治性磋商,但由于他们三人谈话的具体内容没有详细记载,所以只能从一些只言片语中进行判断和复原。这次密议的话题应该是“密商诛奸之策”,首先确定了当务之急是务必使皇帝和两宫太后早日回京,其次确定了回京师之后发起政变行动的计划。

  肃顺等八大臣这边,虽不知道奕訢进宫与两宫太后具体密谈了什么话,但以当时的气氛和环境,他们不得不怀疑其中可能有问题。可又苦于手中没有什么好牌可打,只能秘密监视奕訢在热河的举动,结果奕訢在热河住了6天,只与两宫太后见了那一次面,八大臣并未监视到什么蛛丝马迹。可政变这么大的行动,没有详细计划怎么能行呢?这其中就不得不提一提那个联络两宫太后和奕訢的联络人了,他们就是奕譞(咸丰帝和奕訢的弟弟)及其老婆(西太后的妹妹),这两人当时多次来往于两宫和奕訢之间,传递了实施密议计划的具体方案。

  大事基本确定之后,奕訢于八月初七日(9 月 11 日)离开热河,日夜兼程返回京师,秘密做了政变计划的准备工作。至此,慈禧做到了在内笼络慈安,在外联结奕訢,秘密地为八大臣挖好了大坑,只待时机一到,便可一举拿下碍眼的八大臣了。由此可见,26岁的慈禧的头脑确实不简单,而反观八大臣的表现则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了!(文/讲史论教)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han/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