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改为采用 >

宋代名恭州赵淳登位后将恭州改名为

归档日期:08-29       文本归类:后改为采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重庆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名城。远在两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这片土地上就出现了人类的生息繁衍活动,到新石器时代,已有较稠密的原始村落,分别居住着夷、濮、苴等八个民族。正是这些最早的重庆居民,创造了重庆最古老的历史文明。 约在三四千年前的夏商周时期,以重庆为中心地带的大片地区,已形成强大的奴隶制部族联盟,统称巴。在甲骨文中,也有关于巴方的记载。 从巴到重庆,名称屡经历史的变迁。 周慎靓王五年(前316年),秦灭巴国,置巴郡。 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巴郡为其一。汉朝时候巴郡称江州。魏晋南北朝时期,先后更名荆州、益州、巴州、楚州。 隋文帝开皇元年(...

  重庆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名城。远在两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这片土地上就出现了人类的生息繁衍活动,到新石器时代,已有较稠密的原始村落,分别居住着夷、濮、苴等八个民族。正是这些最早的重庆居民,创造了重庆最古老的历史文明。约在三四千年前的夏商周时期,以重庆为中心地带的大片地区,已形成强大的奴隶制部族联盟,统称巴。在甲骨文中,也有关于巴方的记载。 从巴到重庆,名称屡经历史的变迁。 周慎靓王五年(前316年),秦灭巴国,置巴郡。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巴郡为其一。汉朝时候巴郡称江州。魏晋南北朝时期,先后更名荆州、益州、巴州、楚州。 隋文帝开皇元年(581年),以渝水(嘉陵江古称)绕城,改楚州为渝州。这就是重庆简称渝的来历。 宋孝宗淳熙十六年(1189年),皇子赵淳接踵于正月封恭王,二月受内禅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遂将恭州升格命名为重庆府。重庆得名迄今已八百余年。 重庆自秦以来,历代王朝都在此设置郡、州、路、道、府等行政机构。辛亥革命后,1921年设重庆商埠督办;1929年设市;1935年5月5日,政府颁令,将重庆升格为直辖市。抗日战争爆发后,政府西迁重庆,于1937年11月定重庆为战时首都,1940年再定重庆为陪都。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成为西南军政委员会驻地,中央直辖市。1954年7月,重庆市并入四川省,改为省辖市。1983年,重庆成为中国第一个享有省级经济管理权限的计划单列市。1997年3月14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审议通过了设立重庆为中央直辖市的议案;同年6月18日,重庆直辖市正式挂牌。重庆市现已成为中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有人口3097万人。人口以汉族为主体,同时聚居着土家族、苗族等40多个少数民族。 到重庆,重庆的朋友肯定会做的一件事就是请你上南山,而且往往是在晚上。南山的泉水鸡是重庆的招牌菜之一,其名字的由来已经难于说清楚了,重庆人有多种说法,不管是泉水养的鸡也好,还是泉水做的鸡也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泉水鸡的味道,如同泉水般鲜美,百吃不厌。吃饱喝足后,在下山的路上,重庆的朋友一定会让你在“一棵树”停一停,带你欣赏欣赏重庆的夜景。从“一棵树”的观景台上望去,渝中半岛就像一只巨大的江轮,在漆黑的夜幕中逆江乘风而上,将滚滚东逝的长江劈成两半,一半成了嘉陵江,另一半成了金沙江。滨江路像两条彩带,漂在江上,将滔滔江水染得五彩缤纷,斑驳陆离。山间点缀着的星星点点,在清凉的晚风中如同天堂。这时即便没有《My heart will go on》幽绵凄切的旋律,你也会恨不得站到朝天门码头的栏杆上,张开双臂,有要飞的感觉。夜得很另类 对所有的外地人,重庆人总喜欢问:“你看重庆的夜景像不像香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千差万别,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像,像香港停电的时候。”我不知道重庆人为什么喜欢拿香港作比较?重庆人还喜欢将滨江路说成重庆的外滩,总想往人家身上靠,却又总让人感觉多多少少缺少点底气。在我看来,重庆的夜是那么的另类的美,美得就像走进一幅泼墨大写意山水里,朦胧中透着诗意,沉醉中还能意识到几分自然的清醒。你没法用语言来描述,也没法用词汇来定义。融进这山这水中,人人都会有不同的感觉,不同的体味,这岂是灯火阑珊所能替代的? 索道穿行时光 过江索道是重庆特有的城市交通工具,电影《周渔的火车》有好多镜头就是在重庆的索道上拍的。每次坐在索道车里,望着脚下幽黄的江水,我就会想起电影里的那句诗,“仙湖,美丽的青瓷,在我的手中柔软得如同你的肌肤。”从新华路上的长江索道过去,江面并不宽,只要短短的几分钟,就可以到达对岸。走出索道,时间仿佛已经倒退了30年,刚刚还在时髦的潮流中徜徉,一下便回到了灰头土脸的小镇,满眼是低矮破旧的厂房和民房,一切的距离就那么近,近得你都来不及反应。除了吃惊,你还能做什么?去寻找你质朴、遥远的仙湖吧。 与重庆人一起消磨 到重庆,人民广场是必须要去看看的,不去你就不能说了解重庆,不去你就不能理解重庆。每天都一样,早上和晚上,准时准点,广场上的十几个高音喇叭同时响起,成千上万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伴着同一只曲子,跳着各式各样的舞。偌大一个广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相识的不相识的,常来的过路的,会跳的不会跳的,有伴的没伴的,挤得满满的,全不妨碍,各跳各的,自得其乐。你也闹不清他们是锻炼,是交际,还是娱乐,是消磨时间。总之,是那么自然、无拘无束、无所顾忌,悠然自得。没有人发动,也没有人组织。每天,总有很多的旅行团来这里,作为重庆一日游的景点,现在看得更多的已经不是人民宾馆那精伦绝妙、气势雄伟的天坛式的建筑,而是这极富特色的人文景观。我喜欢清早起来坐在人民宾馆前楼的阳台上(人民宾馆前楼的阳台都有茶几、玻璃的桌子、细藤的椅子),在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中,嗅着楼前玉兰树淡淡的花香,泡一杯清茶,慢慢地欣赏这千姿百态的跳舞人群,欣赏这略带嘈杂的音乐。舞不是美妙的舞,音乐也不是美妙的音乐,说不清有什么好看的,也说不清有什么好听的,可就是愿意这么百无聊赖地欣赏。这就是重庆,重庆的生活。 解放碑与眼镜店 哪怕是最顽固的不逛街男人,总都会喜欢到解放碑去溜几圈的。醉翁之意不在酒,逛街之意也不在购物。重庆的商店,也的确没有多少可买的东西,即便在最热闹的重庆百货。逛街之意在养眼。“三步一个张曼玉,五步一个林青霞”,以这话来描述解放碑美女之多,怕是一点也不过分。街心的长凳上,永远都坐满了形形色色、神态各异的男人。在这里,你会只恨少长了几双眼睛,恨当初怎么就这么不注意,搞成近视了。解放碑的主要街道上,眼镜店又多又大,且生意奇好,好到配眼镜还要先交5元钱验光费,到现在还是这样。要是你敢口罗唆几句,想要省几块钱的话,营业员会用四分之三的白眼从鼻孔里极为不屑地劈头一句:“不得行!”让你感觉好像一下回到20世纪60年代。也许是重庆坡高路陡的缘故,重庆姑娘多健美活力,不似江南佳丽的弱不禁风,初见之下,便如同杨柳清词之与执铁板唱大江东去。潇洒地市井着 重庆就像是水墨画,随意挥洒,任意表现,不需要太多的规则,也无需太多的顾忌。 走在八一路上,不管是浓脂重彩的时髦女郎,或着是西装革履的白领,还是光着膀子大汗淋漓的“棒棒儿”,都会毫不客气地或坐在路边,或溜溜达达、晃晃悠悠,吃得满脸红油,满头大汗,连吃完后的动作都那么潇洒,随意一丢,让人羡慕得有几分嫉妒。没有在重庆浸泡过的人,你是无论如何也发挥不出来的。抵御不住诱惑的时候,我也只敢用塑料袋藏一碗酸辣粉,偷偷带到楼上陶然居里,坐在小桥流水旁边,没命地狂吃。 哪怕你是有10年驾龄的老手,到重庆,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千万别开车。不是怕你出事,是怕你丢人。重庆车手的驾车水平,全国怕是没有更高的了。近360度的急拐弯带四五十度的斜坡,人家可以毫不减速地直冲而上,还超车,你行吗?关键是重庆到处都是这样的路,到处都是这样的车。交通规则是有,可不管用,满街都是飞来飞去的车。可人家飞得好,你几乎就看不到有什么事故发生。 老街十八梯 唯一的清净 重庆就这样,喧嚣中透着活力,永远是那么嘈嘈杂杂的。即便是夜半,朝天门的汽笛也还能顺江而下,逆江而上,绵延几公里,穿破整个城市的夜空,提醒你这个城市并没有沉睡。在这个喧闹的都市里,唯一清静的地方,怕就是“老街十八梯”了,一个隐蔽在繁华中的极不起眼的去处。第一次去,我按图索骥,结果在门口走了两遍也愣是没找着。这是我到过的最像茶馆的茶馆,从一扇小小的老木门进去,诧异于里面的深邃。茶馆建在嘉陵江边的坡上,进门已是三楼,下面还有两层,像是地下,这是重庆的特色。楼已经老得有点颤颤巍巍,实木的楼梯走起来吱吱呀呀地响,实木的窗门透进幽弱昏暗的光线。随便找个靠窗的位子,或是就坐在露台的花架下,喝什么茶已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尽管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好茶,有各种各样的好壶,有精妙繁复的茶艺。拿一本喜爱的书,就这么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这脚下的江水静静地流过,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空山任由轻幽的薄雾静静地装扮,静静地让时间在你的茶杯中静静地凝固……这时,你也许已忘了你还置身于重庆。

本文链接:http://olaandolek.com/hougaiweicaiyong/412.html